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看这里~
分享到

【恶魔管家的番外】兰卡的故事。

时间:2017-10-27 阅读:459 回复:0

4

主题

1901

积分

189 小时

在线时间

积分
1901
        这是兰卡这周第三次来这个破败的教堂,他的未婚妻刚刚睡下,他就披着大衣蹑手蹑脚的推开门向教堂的方向走去,他太害怕了,需要一个信仰来支撑他。卡琳娜的病来的突然又猛烈,就像今年的这一场大雪,寒风雨雪中像夹着把巨大的镰刀,疯狂的收割生命,扼杀了万物的生机。兰卡把衣服裹得又紧了些,他又想起医生说的话随着寒风一起灌进他的耳朵里,搅的他头痛欲裂,他不敢想象失去卡琳娜的痛苦,也不敢在她的爱人面前表现出一丝脆弱,只能在她熟睡后,躲在教堂里,像个孩子一起低声落泪。像上帝虔诚的祈祷,渴求着奇迹,心里又有一丝对命运不公的怨愤。
       破败的城郊人烟稀少,这里的人多半没有什么信仰,教堂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建造的,木头上散发着腐朽的味道,只是偶尔镇长会喊大家来听他没有多大意义的演讲。所以,当兰卡看到坐在教堂门前长椅上的陌生少女才会那么吃惊,他没想到在这么寒冷的冬夜,能在这里看见别人。少女没有穿鞋,光着脚踩在积雪上,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裙,一头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嘴里不知道哼着那里的曲子,她看起来并不冷,甚至还有点惬意,这幅场景确实非常诡异。兰卡觉得他应该装没看见,不应该多管闲事,现在就转身离开回家照顾他可怜的未婚妻。可他终究还是上前了一步,打量着这个奇怪的陌生人“你需要帮助吗?是不是迷路了?”少女停下嘴里的曲调,笑出了声,好像兰卡刚刚讲了什么逗人开心的玩笑。“不,兰卡柯莱昂,我不需要帮助。我是来帮助你的。”
         兰卡愣在原地,他确信自己并不认识这个陌生人,但他直觉后面的对话可能会很重要,他心里生出了一丝希望,等着这个女孩的下文。“你不会真的认为阁楼上弹竖琴的那些家伙会扇扇小翅膀飞下来拯救你的未婚妻吧?不过,不用绝望,我可以帮你。”风雪小了很多,兰卡感觉到一股暖意,他心里祈祷着不是无聊的恶作剧,一边也感到迷惑“那你到底是谁?一个医生吗?”
       “医生?不,比那要好,我是一个恶魔。”少女的眼睛突然被火焰充斥,即使只是看着,兰卡也觉得自己仿佛被灼伤了,火焰褪去,恶魔又当着兰卡的面变回了刚才的模样。兰卡想自己该尖叫,该跑回教堂,该做很多事情表达自己的恐惧,但他还是站着没有动,没有说话,心脏仿佛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样,提醒着兰卡,他现在不是在做梦。双方就这么沉默的对峙着,恶魔很有耐心的等待着他的猎物,她的时间太多了。但是,留给兰卡和卡琳娜的时间却是有限的。“你真的可以治好她吗?”“亲爱的,我,无所不能。我可以让卡琳娜平安幸福的过完一生,嫁人,生子,在温暖的床上,孩子的陪伴下离开,晚点再去阁楼上听天使弹琴。而代价是……你的灵魂。”
           兰卡对这个代价并没有感到意外,他也没有问恶魔是不是在骗他,他知道自己并没有太多选择,他幻想了一下恶魔描述的生活,像原来一样,卡琳娜的幸福能给他温暖和勇气。大脑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思考时间,他怕自己会去猜下地狱有多痛苦,他现在不能软弱,他开口回答了“……成交。”恶魔对这个结果看起来并不感到意外,这个游戏她玩了很多次,千百年来乐此不疲,她总能抓住弱点打开地狱的门让人自己往下跳。“你回去告别吧,当你看到卡琳娜健康,我就会来收租。”恶魔重新哼着那首小调,踩着积雪离开兰卡的视野,风雪又肆虐了起来,兰卡疯了一样的往回跑,又轻声推开门,卡琳娜靠在床边,就着油灯看着什么书,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兰卡觉得她的气色看起来好多了。“你冻坏了吧,快过来。”卡琳娜没问大晚上的兰卡去了那里,兰卡也没有说,他脱下大衣,掸了掸上面的雪,挂在门后,走过去坐在卡琳娜的床边。
            卡琳娜把书放在一边,伸手捂住兰卡冻得通红的手,她很心疼的看着他,看的出兰卡最近很憔悴,没有了往日的神采,眼睛里都是疲惫。她希望自己能够好起来,但是,如果真的无法治愈,她希望死神能早点带她离开,不再继续折磨他们两个。“你怎么起来了,是那里不舒服吗?”兰卡打断了卡琳娜的胡思乱想,他猜一定发生了什么,他想确认那个恶魔不是自己疯了幻想出来的。“刚才,在你回来前,家里来了一个奇怪的女孩子,我醒了的时候就看见她坐在我床边盯着我看。她穿的很单薄,以为她迷路了来避雪。可她只说了句‘来送给你点运气’,然后,摸了下我的额头就走了。”卡琳娜觉得发生的事情太奇怪了,希望兰卡不会觉得她病糊涂了,但是,看着兰卡的表情,她知道兰卡相信了,甚至还如释重负。“到底发生了什么?”女人的直觉告诉卡琳娜,兰卡绝对有事瞒着她,这让她有点难过。“没什么,也许是天使听到了我的祈祷来帮助我们。”
          接下来的几天卡琳娜身体恢复的很快,就像之前的病症只是一场无关痛痒的小感冒,医生不知道是发生了奇迹还是自己误诊,但是,他确定卡琳娜已经恢复了健康,甚至更有活力。卡琳娜没能从嘴严的兰卡那里问出什么,可自己大病初愈,想到依然能和这个人长相厮守的喜悦冲淡了自己的好奇心。在那晚过后的第七天,兰卡和卡琳娜一起吃着晚饭,治病花了他们不少的积蓄,甚至还有兰卡的灵魂。但是,这顿饭他们吃的依然很开心,两个人说了很多话,憧憬着未来,计划着春天的时候就结婚,他们会受到祝福。
        夜幕降临,兰卡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他给了卡琳娜一个吻,告诉她自己要出门去透透气。他穿上那件破旧的大衣,感觉去教堂的方向去会面一个恶魔真是讽刺,“这个冬天真冷呀,我还以为我弟弟在这附近。”恶魔自言自语的讲着自己才能听懂的笑话,她还坐在那把长椅上,“怎么样兰卡,我大方的给了你一个星期。现在,你该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了。”兰卡在那天晚上就做好了觉悟,但是,这七天消磨了他的勇气,他抱着侥幸心理安慰自己,他并不怕死,但是,打碎这份幸福依然让他觉得悲伤。“嗯,我来了。你可以把我的灵魂拿走。”他不敢赌反抗的下场,也许卡琳娜会死,那是他输不起的代价,所以,他重新鼓足了勇气。恶魔从长椅上站起来,眼里映着地狱的烈焰,“放心,这会非常非常痛,痛的喊不出声。”恶魔把手放在兰卡的心口,兰卡感到火焰化成了一把刀子在把他扒皮拆骨,他的脸泛起不健康的红色,痛苦的尖叫声卡在喉咙里一丝也发不出来。这个过程并不漫长,他突然眼前一黑,堕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与此同时,兰卡的肉身像断线的木偶瘫在雪地上,眼睛里没有一丝生气,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医生检查的话会说他死于突发的心脏病,毕竟他身上连个针扎的外伤都没有。恶魔眼中的火焰渐渐褪去凝固,她看向那个被吓坏的孩子,卡琳娜站在不远的地方,当她看见兰卡倒下的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生命也被抽干了。她想跑过去,想去抱住兰卡把他拉回家,想去问明白那个眼睛里有火焰的女人都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动不了,喊不出声,直到那个恶魔对着她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你不应该来的,给你个附赠的忠告,你乱说话只会被当女巫烧死或者关进疯人院被虐待,那样有点浪费。”恶魔离开了这个小镇,她这次收获的灵魂很多,足够给地狱犬磨牙。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看这里~

本版积分规则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