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看这里~
分享到

【短篇】魔女的寿辰

时间:2018-02-20 阅读:1374 回复:3

2

主题

883

积分

104 小时

在线时间

积分
883
一篇大剧场番外。
讲的是卡辰第一个孩子的第一次冒险之旅。
并且以这个孩子的视角描述一些大剧场结局之后的种种事【脑洞

反反复复反反复复反反复复反反复复飞.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83

积分

104 小时

在线时间

积分
883
幽灵人_杨言| 2018-2-20 03:3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灵人_杨言 于 2019-1-1 11:28 PM 编辑

第一章 离家出走
平静的海面,经验老道的商船水手老汤姆正趴在船尾酗酒,刚刚将所有积蓄全部输给赌友的他心情狼狈到了极点。酒瓶里只剩下一滴酒水,他贪婪的伸出舌头,举起酒瓶将这最后一滴倒进嘴里,此时空瓶子和老汤姆的视线保持着平衡,透过平底的玻璃,他看到一艘海盗船正在快速驶来。
在加勒比海,商船遇到海盗船的意义,等同于森林中的小鹿被老虎盯着。老汤姆一个激灵,酒劲瞬间消失大半,他晃悠着身子去甲板敲响了警铃。不多时,甲板上陆陆续续聚集了成群的水手,几乎都是年轻的壮汉,面对一艘海盗船靠近,个个表情临危不惧,手中的枪已经上膛,大炮也已然就位。唯独老汤姆,战争还未开始,他就已经胆战心惊的跪在甲板上向上帝祷告。事实上,招募他这种年迈的老酒鬼并不是该船船长威尔特钠的本意,只是两天前偶然一次机会,汤姆和特纳的水手们赌钱,输了个血本无归,特纳瞧他可怜,给他安排了个差事。
接着,威尔特纳也从船舱里走出来,身后跟着他儿子亨利特纳。当父亲的五官俊朗,儿子也将这优点继承下来。
“回船舱待着,儿子。”威尔对亨利说。
“不,爸爸。”小特纳紧握拳头,“平日里你总教我剑术,不想看看我教训海盗嘛?”
威尔笑着摇摇头,“你那技术是儿科级别的,面对海盗可不行,赶紧进去睡觉,等你睡醒了,老爸就应付完这一切。”
“可我想和你一起战斗……”
“头儿!快看那旗帜!”一个水手指着远处的海盗船,同时将望远镜递给了船长特纳。
特纳接过望远镜瞧了瞧,哈哈大笑起来,“不用怕啦,是‘娘家’船!”
刚刚还因为紧张而凝固的气氛突然被打破,船上的水手们高声欢呼起来。
“见鬼!”刚才还想充当英勇战士的亨利紧张起来,撒开腿就往船舱里跑,“爸爸,我遵从您的建议,回去睡觉。”
正闭眼祷告的老汤姆睁开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看四周。
一个年轻水手拍拍老汤姆的肩膀,“哈哈哈,老东西,你他妈的上帝起作用了!”
老汤姆疑惑着问,“什么意思?”
年轻水手说,“你可曾听说咱们船长以前是干嘛的?”
“海盗……”老汤姆眨眨眼,向威尔看了一眼,“可他这人和蔼、心善,又在皇家港拖家带口的,和海盗的形象差的太远,我一直以为传闻是假的。”
水手说,“过来的船,所在势力,是咱们特纳船长年轻时所誓死跟随海盗船长的,都不用怕啦,今晚你可以跟他们的人喝个不醉不归,但不要赌,以免把裤衩子都输掉。”
威尔也原以为今天能见到两位故交,可事情并非如此愉快。两船交涉之后,威尔才知道他那两位故交并没有来,而是他们的心腹,一个绰号叫乌鸦的人,长的又瘦又黑,声音沙哑,到对得起这绰号。此次来找威尔,所谈内容却是威尔那两位朋友所孕育的女儿离家出走。
在船长室接客的威尔神情严肃,“乌鸦兄弟,你家大小姐丢了,不快去寻找,来找我干什么?我近日又没有见过她,更没有她的消息。”
乌鸦叹了口气,“特纳船长,我来是……是求你!”
“求我?”威尔没明白。
乌鸦说,“我家那个小祖宗啊,在失踪前是由我看着。本来……今天说好只是去龟岛玩会儿,谁知道趁着岛上人多眼杂的,愣是把我甩了。你说……他们俩要知道自己心肝宝贝是我弄丢的,还不活剥我的皮。”
“什么?”威尔端着茶杯,一副惊呆的样子,“你说……你家老爷和夫人还不知道?”
乌鸦央求着,“我不敢直接禀告,所以来找你。遥想当年,亡灵号上和他们一起出生入死的元老至交基本各奔东西,有的甚至都音讯全无,我能想到而又能找到的只有你了,特纳船长一定帮我回去求情。”
威尔放下茶杯,用手巾擦了擦嘴巴,“你刚才说,是那个小魔女把你甩了,她劣性贪玩我也知道,说不定玩累了也就回家了,何以见得是离家出走?”
乌鸦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这个,是她托酒吧一名舞女交给我的。”
威尔打开信封,仔细观瞧,的确是小侄女的笔记,上面写道:老乌鸦,吃天堂的苹果有什么了不起,我要尝尝地狱的苹果。回去以后,转告我的父亲母亲大人,叫他们不用担心,我已经长大了,玩上个把月就会回去,他们要怪就怪你这个老乌鸦,这么大人连个孩子都看不住,我建议他们把你发放孤岛,一颗子弹都不给,以此严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83

积分

104 小时

在线时间

积分
883
幽灵人_杨言| 2018-11-3 23:24: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灵人_杨言 于 2019-1-1 11:28 PM 编辑

第二章 定亲
威尔特纳沉思了片刻,“那个小魔女,说不准跑到哪里去了。我倒是有一个找到她的办法,不过就是要大费周折。”
摸遍了全身上下,也没摸出一块金币的乌鸦急忙跑到威尔身后,给他揉捏着肩膀,“威尔,威尔,特纳老爷,特纳大船长,你有什么好办法尽管告诉我,我一定好好感谢您。”
威尔特纳按住他的手放到一边,似笑非笑地说着,“你得去找一个人,他手里有一样宝贝,可以找到你心中最想要的东西,你现在最想找到地不就是特里西亚。”
“斯派洛!?”乌鸦激动地喊了出来,但很快又泄了气,“可是,杰克斯派洛不会平白无故就把罗盘交给我的吧,就算他和我家夫人有义兄义妹之名,但和我家老爷可互不顺眼。”
威尔特纳点点头,“我比你了解他,我知道他的个性。不过我最近听说了些杰克的近况,他死对头又把他的船抢走了,现在他只有几名船员,正在圣马丁岛过着落魄的日子,我会给你一箱丰厚的钱财,然后分你一批人马,你拿去作为东山再起的筹码向他借罗盘,他已经不是巅峰时期了,也许会考虑一下当个负责人的舅舅。”
乌鸦猛的点了下头,“太感谢了,我他妈地找您算是找对人了!就这么办,有了罗盘,我肯定找得到小魔女。特纳船长,我……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您真是太仗义了。”
“我不光是帮你,也确实是担心我的未来儿媳妇。”威尔的目标突然撇了一眼旁边的亨利,“要不……你跟着你乌鸦叔一起去。”
“为什么?”亨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父亲一向不敢让他单独出海。
在亨利和特里西亚都还小的时候,威尔与罗夫人就给他们定了娃娃亲。亨利第一次见特里西亚的时候,对她的印象十分不错,他和父亲都喜欢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儿,她学什么东西都特别快,别人一点就通。相反,罗夫人也觉得亨利乖巧懂事,女孩子家打打杀杀总不是回事,嫁给特纳这样的人家也能过上安稳的日子。唯独女孩儿的父亲不太看好亨利墨守陈规的性格,其次是特里西亚霸道的魔女性格,她每逢见了亨利便想尽办法捉弄一番,早就让亨利有知难而退的想法。
乌鸦对人情世故看得通透,“亨利少爷,您把您未来媳妇儿带回去,我家老爷知道你的心意和能力,那婚事不就允了。”
亨利撇着嘴摆了摆手,“算了吧,就算罗叔叔同意了。你家的小魔女,我也娶不了。我可不想在睡觉前发现我的床上有一条蛇爬着,或者我每次吃过饭,身体出现一些奇怪的症状。”
乌鸦笑了笑,“这女人呐,是要去追的,不能躲着,你这次就硬生生把她带回去,我就不信驾驭不了她个小丫头片子了。”
亨利摊手道,“除了她父母,谁能驾驭得了她。我对她不感兴趣,就算娶你,我都不会娶她。”
“亨利。”威尔颇为严肃的看着儿子,“你们的婚事,我和你辰姨早就定了,你们再接触接触,也许某一天就擦出不一样的火花。我主意以定,你收拾收拾和你乌鸦叔出发吧。她航海经验老道,在这片海上,极少有海盗敢和罗家的人作对。”
亨利忍不住吐槽,“我好像理解当年,妈妈被我外公撮合给诺灵顿叔叔的心情了。”
“特纳船长放心,我会保护好亨利少爷。”乌鸦笑开了花儿,露出两颗金牙,做出一个夸张的迎宾动作,“亨利少年您请嘞,我给您安排最干净舒适的船舱。”
在怎么干净舒适,乌鸦的黑翼号也是一艘海盗船,尽管罗家已经逐步从掠夺转向从商,但海盗时代还没有结束,这海上运输的保障仍然是重要的一节,所以罗家出海的船员基本都是海盗,有丰富的航海作战经验。
亨利在黑翼号的感受与自家的船完全不同,这里的人嗓门极大,而且满口脏话,不过干起活来倒不含糊。最让亨利印象深刻的是,乌鸦身边一直跟着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听他介绍说,这些女人都是他的夫人,他生平最大爱好就是女人。
一开始陌生的环境让亨利有些紧张,不少船上有不少人曾和威尔一起共事过,对亨利很是照顾,一连三天的航程,亨利和大部分人结交成为朋友。有一个男人,让亨利印象最深刻,却是和自己零交流的人。他的年龄看上去比亨利大上两三岁,虽然衣衫褴褛,但剑眉入鬓,英气生威。只是不晓得什么原因,年纪轻轻就生了一头白发。亨利感觉他是个哑巴,从没见过他说话,不是在船舱睡觉,就是在干活,要么一个人在甲板的角落里盯着大海。听船员说,这个人并不是很早就跟着罗家,来黑翼号还不到一个星期,他是乌鸦第十四个夫人远在家乡的表弟,从小患病才导致少白头。亨利与白头发有过几次擦肩而过,与这个人四目相对时,只感觉从没见过这样的眼神,让心里有些寒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83

积分

104 小时

在线时间

积分
883
幽灵人_杨言| 2018-12-19 02: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魔鬼三角洲
“啊……!”
亨利从床上做起来,额头上全是冷汗。刚才,他梦回三年前,那次罗夫人过大寿,威尔带着亨利去罗家祝贺,所有生意伙伴和他们年轻时的朋友都送了好礼,连罗家两个孩子也有准备。罗家小少爷与他父亲学了三个月石雕,小有所成的他将罗夫人雕刻的栩栩如生,哄得罗夫人开心不已。但是他姐姐偏偏不走寻常路,托人从外地抓了一只狮子,关在笼子里,又命人将罗家的战俘用铁皮封住全身,与狮子进行血腥地搏斗,小魔女看的兴奋,却被母亲狠狠痛斥一顿。
“这个女人让罗老爷宠坏了,绝对不能娶。”亨利下定决心,一定想办法阻止这段婚姻。他甚至决定,这场婚姻就是那牢笼,自己既不想当铁皮人,也不想当狮子。
正当他想的入神,耳边‘轰’的一声巨响,耳朵瞬间被震的鸣响,与此同时眼前窜过一道火光。随着一阵海风吹来,亨利扭头一瞧,船舱破了一个大洞,而相反的方向将他吓了一跳,自己对面床铺的海盗大哥死在一颗炮弹之下,胸口已经被炸烂,他瞪大眼睛瞧着亨利,身子一动不动。
一瞬间,外面敲起了警钟,也传来海盗们的吼叫,“有敌人!是那伙人!”
亨利特纳心情变得复杂,既紧张又兴奋,没想到他期待已久的战斗场面会是在别人家的船上发生。
亨利的上铺,跳下来一个高个子黑人,他锤了一下亨利的肩膀,又指了指被炸死的海盗,“孩子,你真不走运,海战来临,拿起他的剑和枪,你需要武器自保。”
“我和你们共进退。”亨利从死者身上拿起武器。
战争的起因是船长乌鸦挑起来的,对方是一伙小海盗,他们经常在这片海域劫持商船,有一次掠夺了罗家的商船,从此两家视为仇敌。在上一次战斗中,乌鸦失去了他最爱的三夫人,今天狭路相逢,他为了复仇发起了进攻。对方的船只的实力显然不如黑翼号,炮火只交战了不到几分钟,敌船便开始撤离,黑翼号却在后面发疯似的穷追不舍。
来到甲板上的亨利,看了看周围的海域黑雾弥漫,天空阴云密布,下面一片怒海。他突然跑到指挥作战的乌鸦身边,“叔叔,不能再追了!”
怒火中烧的乌鸦看了亨利一眼,“你说什么?”
亨利指着黑翼号追击的方向,“前面是魔鬼三角洲,我们不能再前进了。”
从小时候起,威尔给他讲过不少年轻时所经历过的传奇故事,海盗们惊心动魄的冒险趣闻没少耳濡,关于魔鬼三角洲,虽然父亲威尔特纳不曾亲临,但从他的爷爷那一辈传下口来,那里的诡异传说和一些骇人听闻的船只失踪事件都是真的。
乌鸦皱着眉头,又笑了笑,“你知道的还挺多,你父亲告诉你的?”
亨利十分着急,“对,我父亲说过,那里的很多事都是真的。您跟随罗家这么久,海上那些诡异的事情,没少经历,不是吗?”
乌鸦有些漫不经心,“亨利少爷,是真的又怎样?我乌鸦很快就会追上敌人,在危险的东西出来前,消灭他们。你只管会船舱等着,一会儿战斗就停止了。要是你出什么事,我倒没法交代了。来人啊,把亨利少爷给我送回船舱!”
“乌鸦叔叔,你听我说,我爷爷比尔特纳经历过很多诡异的事情,他在这方面有绝对的权威,他教导过我父亲不要来这里,而父亲教导过我。”
不听亨利的说辞,黑翼号的船员强行将亨利送回了船舱,乌鸦将注意力全部放在追击敌船上面。夜晚降至,海面的黑雾也越发浓密,黑翼号渐渐失去了敌船的踪迹,他们在这片神秘区域逗留的时间也越来越久,船员们也开始奉劝乌鸦下令离开这里。便在这时,有人发现海面上漂浮着敌船的海盗旗帜,难道有什么东西先一步将敌船干掉?可是,黑翼号的人并没有听到附近有战斗的声音,大家开始猜忌起来,人心惶惶。
“快看!”一名海盗指着远方的雾气下,有一艘船影若隐若现。
船影看起来十分破旧,给人一种弃船的感觉。可是船影却在逼近,乌鸦灌下两口酒水,立即下令对准来者开火。炮火声刚一打响,由打船身下的海面上窜出几个身影来到甲板上,这些身影犹如鬼魂,黑翼号船员们一个个在惨叫声中倒下。亨利再次回到甲板的时候,黑翼号上的人已经伤亡殆尽。他看到敌人是一群半死不活的怪物,他们衣着破烂,头发在空中飘乱,血肉腐烂却又行动自如。乌鸦面前站着的,似乎就是这些活死人的头目,他的眼神既空洞又冷峻。
怪物头目从乌鸦的腰间拽下一张通缉令,拿在手里看了又看,“杰克斯派洛。”话音一落,怪物头目抬头看着乌鸦,“你们认识他?”
海上经验丰富的老乌鸦面对一张恐怖的脸,也难免心惊胆颤的样子,“是,我和他打过交道,你是什么人?”
怪物头目直勾勾的盯着乌鸦,“你们在找他?”
乌鸦点点头,“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怪物头目回身面对着其他怪物,“这么多年,我们被诅咒,困在这魔鬼三角洲,这里是人间地狱。逃离这里的关键,就是杰克斯派洛和他身上的罗盘。”他咧着嘴笑了一下,僵硬的嘴角还留着黑红色的血液,“算你们走运,今晚我可以放走你们。但是你们找到杰克斯派洛后,帮我告诉他,就说有个叫萨拉查的船长,他一定会重见天日。那时……”怪物头目的眼睛睁大,表情更加狰狞,“亡灵,亡灵会去找他索命,你们能告诉他吗?”
乌鸦斩钉截铁的说,“好,好,没问题,一定。”
“我更想亲自告诉他。”怪物头目摇了摇头,“可惜,死人不能说话,所以需要你们代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看这里~

本版积分规则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